育儿假要看得到更要休得着

思思 389 0

作为三孩生育政策的配套支持措施之一,2021年以来全国多地陆续设立育儿假。《半月谈》记者调查发现,年轻父母的“休假之路”并不平坦。从当前情况来看,许多符合条件的夫妻不敢休或休不了育儿假,不少用人单位也表示难以承受休假成本。

千呼万唤始出来,广大年轻父母所期待的育儿假,终于从去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设立。目前,全国已有20多个省份出台或拟增设相关政策,大部分地区法定的育儿假限定为子女3周岁以内,夫妻双方每年各享受10天育儿假。在重庆、安徽两地,享受育儿假的子女年龄放宽至6周岁。

在很多地区,育儿假已经处于看得到的状态,但离休得着还有一段距离。有些单位或者没有在请假选项中设置育儿假,或者增设了该选项,但无法真正落地实施。当然,还有些员工担心自己休育儿假会影响晋升等,于是选择放弃育儿假。总之,作为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之一的育儿假,现阶段在一定程度上有沦为“纸面假期”的尴尬。

3岁以下孩子的照看是困扰众多年轻父母的难题之一,在普惠性社会托育服务并不特别完善的情况下,双职工父母往往只能请长辈协助看护,或花钱找保姆、月嫂。无论哪种模式带娃,父母的陪伴都是必不可少的。夫妻双方一年虽然只是各增加了10天假期,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无人带娃的问题,但对父母来说已是十分宝贵。除了可以多些对孩子的陪伴,一旦孩子有个感冒发烧、体检打疫苗等突发状况,父母也无须发愁。育儿假的出现就是让因为工作、育儿压力叠加而发条紧拧的年轻父母得到些许喘息的机会。

可见,育儿假在缓解父母带娃压力、提振年轻父母生育三孩意愿上的作用不可小觑。因而,打造生育友好型社会,必须让育儿假看得到更休得着。当前,育儿假看起来诱人、休起来难,主要有两方面的阻力。一是育儿假的设立往往还停留在一揽子提振生育意愿的政策文件里,缺少具体落实举措安排。日前,有网友在人民网留言,称“向公司申请育儿假,被告知要等具体政策下来再说”。二是夫妻双方同休育儿假的成本对用人单位而言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如果政府部门只是设立育儿假,但休假成本完全由企业承担,那就有慷他人之慨的意味。再加之具体政策没下来,企业自然就没有执行动力。

让育儿假从纸面走向现实,一方面,各地要尽快出台确保育儿假得以落实落地的具体举措,通过行政手段、加大宣传力度等方式,指导、督促用人单位按照要求保障员工的休假权。树立设置育儿假是企业法定义务、休育儿假是员工法定权利的鲜明导向。另一方面,要从更高层面制定育儿假休假成本政企共担机制,基于休育儿假的员工人数给予企业相应的资金补贴或税收优惠,避免“政府请客、企业买单”现象,降低企业用人成本,增加企业执行育儿假制度的动力,如此员工休假的顾虑自然会大大减少。

育儿假的出台广受年轻父母欢迎,在各地着力提振年轻夫妻生育意愿的当下,社会公众对育儿假的期盼与热情不应被看得到、休不着的“凉水”浇灭。让育儿假看得到、休得着,不只是关系年轻父母权益的私事,更是关乎国家长远发展的公事,必须给予足够重视,拿出实实在在的行动,确保这一目标得到落实。

(作者系媒体评论员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22年03月31日第2版

作者:夏熊飞

标签: 1到3岁的孩子怎么照顾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