丽案调查3岁男童身患怪病 父亲鉴定并非血亲 母亲出走2年 孩子扔给姥姥照顾

思思 298 0

  3岁男童身患怪病 父亲鉴定并非血亲 母亲出走2年 孩子扔给姥姥照顾 老人无助 —— “如果我走了,孩子怎么办?

  黑漆漆的小屋里,今年还不满3岁的壮壮躺在床上,憋红了脸,使劲地鼓起肚子,又呼出一口气,整个身体也跟着起伏了几下。“姥姥,等壮壮长大了,开汽车,上北京,给姥姥瞧病去!”

  坐在床角,张琴看着外孙,满脸是泪。

  两年前,张琴的养女王雨离家出走,把患有怪病的儿子壮壮扔给了丈夫陈强,从此音讯全无。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,通过亲子鉴定,陈强却发现孩子并非自己的亲骨肉。

  陈强起诉离婚,几番诉讼下来,法院判决壮壮应该由生母抚养。两位六旬老人以及家中已过八旬的太姥姥再一次收留了这个孩子。

  然而老人们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“如果我走了,孩子该怎么办?”张琴无助地说。

  忙碌半生 种桃养子孙两代人

  时入8月,京东平谷已到了桃子盛产的时节,道路两旁绿油油的桃树相连成片,树枝沉甸甸地向下垂着。

  烈日下,年近六旬的张琴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地从自家的桃树林里走出来,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浸透了。由于患有骨关节炎,腿和胳膊禁不住劲,稍微干一点活儿,浑身就说不出的疼,但张琴不敢停下来,“忙了一年,眼看就要收获,如果卖得好,赚个几千块钱,明年全家人还要靠这笔钱吃饭。”

  长长的柏油路上,张琴低着头一瘸一拐地往前走,路的尽头通往平谷区南独乐河村,那里是她和丈夫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。

  从家到桃林,这条路她不知走了多少遍,24年前靠着这片林子,她养大了女儿小雨,现在又轮到小外孙壮壮,张琴不敢想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。

  生母出走 老人替女抚养患病外孙

  “姥姥,等壮壮长大了,开汽车,上北京,给姥姥瞧病去。”黑漆漆的小屋里,还不到三岁的壮壮四肢平放,仰面躺在床上,由于得了怪病,身体动不了, 壮壮只能靠眼睛使劲往斜下方看,嘴角也跟着用力。

  “你怎么带姥姥去呀?”坐在床边上,张琴接着话茬儿问。

  “读书,赚大钱。” 小脸憋得紫红,壮壮使劲地鼓起肚子,又呼出一口气,整个身体也跟着起伏了几下,好像小火车一样,随后又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  张琴知道,孩子是在用这种方式模仿奔跑,她转过脸,没再说话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平谷区南独乐河村,张琴家的老宅子算得上是村里最破旧的屋子,上世纪70年代的房梁已经被湿气腐蚀得乌黑、破损,十几平米的小屋里,除了一张双人床和几个油腻腻的旧凳子以外,几乎什么都没有。

  由于地势低,也没有电扇、空调,屋子里常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潮气。

  壮壮的母亲王雨离家出走已整整两年,今年年初,壮壮的父亲陈强起诉变更抚养权关系,由于孩子与陈强并无血缘关系,壮壮最终被判由王雨抚养。

  张琴夫妇现在代替女儿暂时照顾小壮壮。

  领养病女 花光积蓄给孩子治病

  其实小雨不是张琴亲生的,这一点全村人都知道。

  由于身体问题,张琴结婚后三四年也怀不上孩子。为了领养一个孩子,张琴托关系找到了一个女婴,这个孩子就是小雨。

  听介绍人说,孩子是当年腊月二十九晚上9点出生的,恰好赶上春节。

  一转眼24年过去了,直到现在,家里的老人聊天时还会埋怨张琴,“当初怎么就抱回了这么一个病孩子。”张琴不知道说什么,“从把这个孩子领回家那天开始,我就一直把她当亲生闺女一样疼。”

  小雨一岁那年,第一次犯癫痫病,那天张琴在地里干活,孩子跟着奶奶在家,老人烧水关火那么短的时间,再一进屋,只看见孩子跪在地上,张着嘴,浑身抽搐,脸已经憋得紫红。

  第一次犯病很快就过去了,家里人都没有太在意,然而时隔2年,小雨再次犯病,张琴带着孩子去儿童医院检查,确诊为癫痫病。

  村里也曾有很多人劝张琴,“这个病没有头儿,趁着孩子还小,还是送走吧。”张琴想都没有想,“既然领回来了,就是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那之后小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复查一次,为了控制病情,一连吃了十几年的药。张琴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给孩子治病,在村里也欠了很多钱。然而张琴所做的一切,小雨并不能理解。

  私订终身 女儿瞒着父母闪婚

  随着小雨渐渐长大,脾气也越来越怪,只要稍不顺心,就大发脾气。在学校刚刚念到初二,她就不读了,辍学在家,没事就往外跑。而养母张琴只要多说两句,小雨就大吵大闹。

  “要是说走,你不让她走,她当时就像疯了一样。” 虽然嘴上不说,张琴也觉得心寒。

  张琴说,虽然一直以来,小雨从没把她当做亲生母亲看待,但是她也不愿说女儿一句坏话。小雨在外面惹祸,张琴就一遍一遍地跟别人解释,“这个孩子心不坏,大夫说了,她这个脾气是因为有病。”

  小雨初中辍学之后,在外面认识了一群朋友,开始经常往外跑,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星期不回来。张琴拦不住,又担心女儿在外面犯病、受欺负,只能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挨村地找。

  “报过警,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。”张琴说。然而女儿一回来就是要钱、吵架。

  2008年初,女儿出走一段时间之后,张琴突然接到了一个自称陈强的男孩电话,他操着平谷口音,声称要娶小雨。

  挂上电话,老两口相对坐着愣了半天,那一年小雨刚满21岁。

  癫痫复发 母亲病中产子

  陈强也是平谷本地人,出了南独乐河村向西50公里,就是峪口镇中桥村,陈强是村子里的无业游民。父亲是聋哑人,靠捡破烂为生,母亲精神有问题,常年呆在家中,陈强还有一个姐姐。

  据村治保主任说,很多年前,陈强也有过自己的志向,“想当兵,可是一连三年体检,都因为心脏有毛病没合格。”之后陈强逼着家里买了一辆小卡车,在村子附近盗采、贩卖砂石赚钱。

  陈强和小雨究竟是怎么认识的,大家七嘴八舌,传得千差万别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陈强比小雨大几个月,两人2007年12月相识,3个月后闪婚,次年8月就生下了小男孩陈壮壮。私下里,村里人都传,老陈家的这个小男孩肯定不是陈强的。

  2008年8月11日,奥运会期间,陈强和怀有身孕的妻子回娘家,午饭过后,小雨陪着母亲打扑克牌,陈强坐在电脑跟前玩游戏。

  下午3点20分,身后突然一声巨响,陈强扭过头,隔着一张桌子,只见小雨侧躺在地上,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,小雨被火速送到医院。

  在王雨治病期间,壮壮出生了。

  初现异常 婴儿出生不久后患病

  直到今天,张琴始终忘不了第一次见小外孙时的样子,“大大的眼睛,特别白净,和他母亲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看着怀里的小外孙,张琴仿佛一下回到了二十多年前,她在医院里第一次从护士手里接过小雨,从那一刻起,她的一生都改变了。

  壮壮出生后不久,经两家老人商量,决定把孩子送到奶奶家抚养。

  回家的头几天,小雨还算踏踏实实地在家照顾孩子,然而没过多久便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,稍微和陈强闹一点脾气就往外跑,平时壮壮只能由奶奶照顾。

  清晨,老奶奶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壮壮拽起来,放到婴儿车上,撩开门帘便出了门。村里的路窄窄斜斜,黄土地上偶尔露出一块大石头,白发苍苍的老人推着婴儿床缓缓地往前走,小壮壮躺在里面一颠一颠的。

  直到今天,村里人提到老陈家的这个孩子,还是压低声音说,“那个孩子太可怜了,一天一天地躺在车子上没人管,老太太是个疯子,也不知道让孩子活动活动,我们谁家买了吃的就偷偷塞给孩子。”

  2009年小年,壮壮半岁了,张琴跟着丈夫走亲家,看外孙。

  一家人挤在小屋里正热闹,张琴坐在床边上拿着玩具逗壮壮,小壮壮也睁大了眼睛看着姥姥,一个劲地傻乐。张琴随口便说,“人家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抓东西了,这刚多长时间不见,这孩子怎么越来越傻了?”

  几天之后,张琴和小两口带着壮壮到儿童医院看病,医生给的诊断结论是神经元受损。“打那以后,这个孩子的身子越来越软。”孩子的大姑回忆说。(未完)

标签: 1到3岁的孩子怎么照顾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